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俄罗斯轮盘

这paro喜欢死啦!小周帅帅帅!小江love love love!太太非常淘气!写着写着就没啦♡

莲花君:

· 周江,黑道Paro
· 私设,欧欧西,bug
· 不知道有人写过没,想试试不一样的,可能是同类paro的老梗了【。






“这么看的话……”江波涛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扶手上,一指轻点着下巴,歪着头故作思考,“齐老板是不想要这批货了?”
“货还是要的,不过这钱——”姓齐的男人坐在对面,故意拖长了尾音去看周泽楷的反应。不过很可惜,周泽楷很忙,忙的没空搭理他。
这位年轻的轮回一把手正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拿着江波涛的手机对着屏幕戳戳戳。
齐老板眼见着周泽楷不理他,有些不满地啜了一口烟,接着自己的话头说了下去:“钱我们只付七成。”
江波涛一直都斜眼注视着齐老板的举动,当听见对方说只付七成的时候,一个没忍住嗤笑了出来。齐老板被江波涛笑的莫名其妙,同时也起了怒意。
“江先生,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江波涛笑嘻嘻地说着,“我只是觉得齐老板眼神不好,愣把我跟小周当小孩儿。”
被点到名的周泽楷抬起头颇为无辜地看了江波涛一眼,满脸都是状况外的意味。
江波涛嘴角抿着笑,拍拍他的肩示意周泽楷继续玩儿游戏,这里他来处理。
“这话怎么说?”被嘲讽了的齐老板反而压下了怒火,颇为豁达似的也笑了起来。
“这货齐老板验过,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如果不是把我跟小周当小孩儿了,齐老板怎么敢只开七成的价?”江波涛手一直搭在周泽楷肩上,周泽楷也随性,顺着他的姿势靠着他继续戳手机。
“货是没什么问题,可是这价开的有些离谱。隔壁地界,只需要六成,一样的货。”
“唔……齐老板的意思是,给我们七成算抬举了?”江波涛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这会儿看起来似乎又包含了些别的意味,“那我们不做了,交易取消,买你的六成去吧。”
“……”一时之间齐老板也懵住了,他本来对这批货志在必得,压价本意也只是诈一诈江波涛,看看对方是不是会被他唬住,稀里糊涂地答应了。毕竟轮回只是后起之秀,脚步没站稳不说,路子估计没找多少。
不过齐老板显然低估了江波涛的气魄,七位数的买卖,说不做就不做了。
齐老板可真是纠结,一方面不好意思说刚刚是开玩笑,他是带了人来的,总不能让小弟觉得他在这儿失了面子,一方面他的确需要这批货。
两厢衡量不下,齐老板干坐着闹心,差点被烟烫了手指头。
江波涛倒是无所谓,一直凑在周泽楷脑袋边上看他刷分。江波涛最近迷上了一款消除类小游戏,可惜分数老是刷不够,开不了后续关卡,只得周泽楷亲自出手。
周泽楷玩起这类小游戏来,就跟拿枪似的顺手的不得了,恰逢江波涛还在旁边看着。周枪王本着在他面前好好表现一把的心态,手指翻飞,分数条是蹭蹭蹭地往上涨,江波涛几天没刷够的分一下子就刷上去了,乐得他是眉开眼笑。
才笑着呢,抬头就见着那齐老板还在对面坐着,脸色颇为复杂,一会儿青一会儿红的。江波涛转转眼珠子,盯着房顶上的水晶吊灯发呆,周泽楷看着,自然知道他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他才不会去阻止他,周泽楷简直爱死江波涛算计人时的小表情了。他也不顾及旁边还有人,扣了江波涛的左手放在嘴边亲近着,江波涛被他的动作引回了神,眼睛里亮闪闪的都是笑。
“齐老板。”江波涛转回去面对着齐老板,任由周泽楷扣着他的手,“这样吧,我们赌一局。赌赢了,莫说七成拿货,我们轮回白送。”
“输了呢?”见事情有转机,齐老板也顾不上什么大佬风范,连忙追问。
“输了,自然是原价的基础上再加四成。”江波涛胃口大起来根本不要脸。
“……行!”齐老板兀自纠结了一会儿,咬着牙答应了,“赌什么?骰子还是牌九?”
“都是道上人,赌那些多没意思。”江波涛抽出被周泽楷握着的手,顺道搭上他的风衣外套,从他的枪套里抽出一把左轮手枪。
“俄罗斯转盘怎么样?”江波涛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荒火弹巢里六颗子弹全部取出,又拿起一枚放回去,将弹巢转回原位,随手转动着弹盘,“道上人应该懂玩法?”
“……懂。”齐老板没想到江波涛玩的这么大,愣是拿着命来赌,故作镇定地开口道:“谁先?”
“齐老板是客,我们自然得尽东道之谊。”江波涛说着便停下转动弹盘,拉开了保险栓,对着自己的脑门开了第一枪。
空枪。
“齐老板,该你啦。”江波涛将荒火丢在桌子上,周泽楷还为此瞪了他一眼,似乎是在怪对方不好好爱惜他的枪。江波涛吐吐舌头,自认失手。
五分之一的概率,不低不低。齐老板拿过枪,心里盘算着,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了第二枪。
空枪。
“看来齐老板运气不错。”江波涛拿回枪,笑嘻嘻地调侃着。
就在齐老板以为江波涛会对着自己脑门开枪的时候,这位轮回的二把手似乎故意要搞出些幺蛾子似的,竟然将枪口抵在了周泽楷的心脏位置。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江波涛连开三枪。
空枪。
空枪。
空枪。
江波涛企图第四次扣下扳机的时候被周泽楷一把握住了,他握着江波涛的手,摇摇头,一手将荒火慢慢地抽出来放在桌上,一手握了江波涛的放在嘴边咬了一口,并且终于开口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
周泽楷亲吻着江波涛的指尖,说:“不乖。”
江波涛也不尴尬,转头看向汗如雨下的齐老板,催促着对方进行游戏。
齐老板可不傻,六弹巢的左轮枪,前五发全是空枪,任谁都知道这最后一枪绝对是必死无疑。他本来还想赌一赌运气和谈判技巧,怎么着也得拖久一些,没想到江波涛来了个三连发,直接判了他死刑。
“齐老板你倒是快些呀。”偏偏江波涛还不嫌事儿大地催他,此刻他整个人已经从沙发扶手滑坐到了周泽楷腿上,周泽楷专注于亲吻他的耳朵尖,连正脸都不稀得给齐老板。
荒火安静地躺在桌上,齐老板抖着手试图去拿,却又不敢真正下手,几经挣扎终于还是咬着牙放弃了。
和命比,钱算什么?
眼见着不仅没能以七成价格唬住江波涛,还多付了四成的齐老板气鼓鼓地提货离开。江波涛窝在周泽楷怀里笑开了花,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摸出一枚子弹,拿在手里把玩着:“我说他眼神不好就是不好嘛,这点小戏法都看不出。”


“淘气。”周泽楷拿过他手里的子弹随手丢在一边,翻身把江波涛压进沙发里,实打实地接起吻来。






【没了【。】

评论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