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林方】林敬言衣设

·今日练笔,依然短,慎。
·继续补洞,欧欧西已经不能形容,全是私设,别当真(´▽`)ノ♪
·今天老林。噫——这个男人啊。



老林大大是个会在休闲西装外套里面搭配高领套头针织衫的男人。可以说这种搭配一定是混顶级时尚圈的(翻译过来就是身zhen边人不能理解还嘲讽的)。
是觉得看起来老土吗?不不不怎么会。老林你最帅了!方锐如是说。


林敬言是平肩,西装外套一套上那是一身衣冠禽兽(哎呀划掉)大学教授的味儿啊!平肩的人穿衬衫也好看,竖条儿横条儿细格纹浅蓝的浅粉的,哦你说白衬衫和黑衬衫啊,那都是这个鬼畜眼镜(哎呀划掉)老好人随机掉落的福利。


冬天驼色的毛呢大衣还有灰色的窄大衣都是神助攻,提醒着所有人这位笑得一脸和煦的林先生也有一双犀利的大长腿。


就跟方锐爱戴些乱七八糟的的小饰物一样,林敬言收集了一抽屉折得整整齐齐的羊毛围巾,共同点是柔软保暖,灰色的那条最常戴,还有一条颜色搭配很鲜艳两米五长度的是可以两个人并肩走的时候一起围的,是有一年圣诞的时候买的,两个大男人挨得极近,方锐的黑夹克和老林的黑大衣之间有这么一笔鲜艳的色彩相互牵制着,那天晚上两人还在广场上看了挂满小彩灯的巨大圣诞树,方锐记得自己许的愿是希望他们犯罪组合能拿最佳组合奖。


方锐也见过老林抽烟。人约黄昏后,往阳台上一躲,在那儿一靠,那就是一道人民教师变街头流氓的风景啊,方锐一直盯着他,看他漫不经心地解开衬衫袖口的袖子翻折两下再掳到手肘那儿,随手也把衬衫的风纪扣往下两颗全解放了,一个垂眸间连平光镜都扯了放在口袋里。叼了烟就点,一直握鼠标的那手弹开火机,另一只手掩着当防风罩,依旧按捺在练习室自己座位上的方锐仿佛都能听见那一声清脆的机括声,火苗跳动了两下就灭了,剩下那一处亮光是隐隐烧着的烟。林敬言那会儿不笑,食指和中指夹着烟,烟气从他微张的嘴里涌出,甚至鼻孔里也冒出了几丝,远眺着的他像个流浪者一样等待着夜晚降临这座六朝古都。

那是方锐第一次看见林敬言抽烟,性感得让他觉得口干舌燥。
后来退役了,每当老林晃荡上阳台叼烟的时候方锐就会也跟着溜到他身后,一个捉云手就从后面抱住林敬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无聊话,等老林一根用罢一回身拥住他时,两个人就交换一个充满烟气的吻,那时候的老林笑得俨然就是个老流氓,故意堵了方锐的嘴让他吞下些辛涩的味道,最后这种调情活动都是以跳脚的点心被老林半抱半扛地拐回房间而收场。


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穿得这么人模狗样儿的啊,说这话的时候不愿意透露姓名只愿意提供化名的猥琐点心先生笑出了一口小白牙。那大裤衩!那老林最爱啊!夏天!下楼买西瓜的时候!随便套件儿T恤然后靸双人字拖不戴眼镜哪还有粉丝认得他啊!点心先生比划着描述着。


正式场合也是衬衫西裤的搭配,所以林敬言是很有几双好皮鞋的,脚型窄长,巴洛克牛津鞋统统hold得住。
人字拖是超市促销款。


真的绅♂士。





啊最后还是说下,都是私设,别当真(ฅ ´ω` ฅ)
我琢磨着今天晚上是不是还能掉落块儿最近在构思的肉。小块儿。

评论(1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