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林方】浅尝辄止,犹记当时。

·半夜练笔,现在是凌晨三点∠( ᐛ 」∠)_
·欧欧西,慎。
·不良paro,酿克那套,对,呼啸东高,兴欣夜校那个。我也不知道这设定能不能拿来写啊捂脸(。




“老林.....”方锐伸手扯扯前座林敬言的领子,林敬言把身子向后靠,一纸条儿就被拍在了他肩膀上,他瞟了眼表伸手接了条儿,展开一看,自己果然没想错,那上头画了张苦兮兮的脸还有旁边三个字:
“我饿了。”
他意为安抚地拍了拍搭在自己肩上那只有气无力的手,圈着那只手的腕子人往后仰小声跟后面的方锐说:“还有十分钟,下课了就出去给你买。”
答复很满意,方锐很开心。
“林敬言。”老师明显注意到了这边,“最后一题的第三小问,你用什么方法做的?讲完了就下课。”林敬言只好扯着卷子站起来挡住——后面不用看也知道——已经笑趴下了的方锐,一步一步地念自己写下的解题思路。


铃声响了,晚上八点二十了,整个呼啸东高都躁起来了。走读的学生哗啦哗啦地收拾书包回家,住宿的小伙子们还要继续上晚自习到十点然后回寝室睡觉。
林敬言和方锐都住宿,他俩还是上下铺,按理说住宿的学生都是不让擅自出学校的,需要凭证,但一脸好人笑的林敬言被有着真诚大眼睛的方锐拽着,保安叔叔都给他们开门。


两人混在出学校的大部队里,不紧不慢得,方锐拿着手机刷微博,一旁的林敬言就瞅着他被屏幕点亮的小脸。
走过了千百遍的的呼啸的路,别说刷着微博了,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不能走摔跤不是?

一出校门方锐的手就缠上来了,手指头直往林敬言的指缝里钻,挠挠手心或者是用小指勾着老林的小指,直到林敬言反手把他的手抓牢了才老实下来。
外头有好几条小吃街,鸭血粉丝麻辣烫鸡排奶茶双皮奶,“想吃什么?”林敬言牵着方锐站在街口,那姿势特像是两人要一起迎接千军万马。
收起手机踮踮脚,方锐还跳起来张望,小吃街里一片灯火。
锅炉里的热气,小摊前重叠的人影,还有自己身边的老林,哦以及老林口袋里装着的钱包,都在那样一个时刻给了方锐漫溢出来的安全感。

“烤翅吧!变态辣的,早都想尝了。”
听这个粤语口音的南方小孩儿说要吃变态辣的烤翅,林敬言无奈地笑笑就牵着他往那边儿的烤翅摊儿走去。
站在摊前儿等着老板烤的时候,方锐还不怕立flag地一直说多放辣椒。林敬言在一旁但笑不语,负责掏钱。


于是方锐一手拿一串儿,心满意足地走回学校里去,到了教学楼前两人默契地绕道往学校最隐蔽的一条儿小道上走。
啥都别说了,他俩每天都搁这儿吃宵夜啊,人家都在教室里自习,他俩就心安理得地猫在这儿歇着。人送外号“犯罪组合”不用谢。


两人并排走着,起初方锐只是安安静静地啃着,林敬言也安安静静地在他旁边跟着。不一会儿方锐的鼻尖儿额角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转身看老林,眼神还含泪。小半截艳红的舌头吐在外面直哈气,小狗似的。
“呜!....水!.....”都说不清话了你看看。
林敬言没辙啊,看他难受的模样自己也心焦,可这会儿是真没水啊。

手指上有油,方锐举着两串儿没吃完的不敢轻举妄动,汗顺着额角往下流,脸边上细软的鬓发都打湿了粘在耳边,小脸儿潮红,嘴唇也红肿着。路灯微弱的灯光下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清晰。

先把那没吃完的给夺下来甩进了小道儿边上的垃圾桶,再回来迎接小孩儿不满的眼光。
“很难受?”林敬言盯着快要急哭了的方锐。“那怎么办?”林敬言这人的一大优点就是不紧不慢,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方锐嘴里火烧火燎恨不能找到个自来水龙头就往下灌,而偏林敬言还是慢吞吞的样子,小孩儿一着急报复性得伸手就要把油抹在林敬言的校服衬衫上。
林敬言单手摘了眼镜扔进裤兜里,把方锐两只手腕一手捉一个固定住,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

低头就含住了他发烫的唇舌。

林敬言预料到了自己将要尝到的火热也预料到了将要要触到的柔软,但他没想到方锐竟然挣开他的手不退反进地搂上了他的脖子。
他闭了闭眼感觉自己真是要被这孩子迷晕了,方锐迫不及待地吮着他递上的一小截舌尖,吸着他渡过去的一点点津液,然后踮起脚来搂紧他跟他要更多。

他的锐锐总是能给他惊喜呀。老流氓边想边翘起了嘴角。

方锐高温的舌尖一直在往他的嘴里钻,跟牵手的时候一样,这孩子怎么总是这么勾人?林敬言双手箍着他的腰,终于回应起了方锐。慢吞吞地舔湿了两片儿肿胀的唇,小孩儿已经又等不及了就要把自己往他嘴里送,他乐呵呵地照单收,辗转深吻。

等他放开方锐,嘴角含笑地打量起来。脸上潮红未退,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竟然也是一脸贼乐的模样。

林敬言搂着这小孩儿特正人君子地问,“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他的锐锐眨了下眼,眼神不躲不闪,抿着嘴一直看着他的眼睛,然后舔了舔唇,对他说

“老林大大你再来一次呗。”


“梦什么呢笑那么猥琐,哈喇子流一桌。”叶修随手扯了两张后桌苏沐橙桌上摆的抽纸一扬手扔在方锐的脸上。
方锐这才惊醒了过来,抬头看钟发现课已经讲到后半程了,他一边儿抓着纸擦擦被口水浸湿了一小块儿的习题本一边环顾四周。
幸好没人看。这么想着,他咧嘴笑起来。再看旁边,叶修嘴里叼个棒棒糖一直看着他,“我说,方锐大大你梦什么呢啊?”
他想了想,笑得眼睛贼亮贼亮得,眉飞色舞地问了句:“烤翅的味儿,馋吗?”
一听这话叶修立马转头找魏琛,一脸痛心疾首:“老魏同志,我不得不向你检举揭发,我们中出了个叛徒。”魏琛这会儿正犯烟瘾一听这话就来劲了赶忙凑上来,眼神放亮就问:“谁?老子撩翻他!”叶修回手一指:“就这小子!他这个点跟咱提烤翅的事儿!这能忍吗!”“操!”魏琛口水也差点就下来“下课去搓!把楼下包子小唐还有莫凡!都叫上一块儿搓!老夫出钱!”叶修跟方锐伸手就击了个掌。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青春我爱笑。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Fin.


∠( ᐛ 」∠)_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