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林方】存个梗

•段子,练笔都算不上,证明我还没跑。
∠( ᐛ 」∠)_
•我真是爱死那个躺着的颜文字了,它仿佛在说“约吗?”
•欧欧西很严重,慎戳啊
•师生paro呵呵哒






林敬言低头看了看被甩在自己眼前的练习册,扶了扶眼镜儿才开口。
“嗯...排骨?”他手中整理着那本被蹂躏过的练习册,眼神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听到排骨两个字的时候方锐其实就已经妥协了,不过这种比猥琐比下限的时候没有一颗坚定不动摇的心怎么行?
“唔...你写。”少年从不惧怕这位总是面带微笑一脸好人样的林老师的眼神,抿着嘴里刚刚进办公室的时候从林老师抽屉里摸来的薄荷糖,丢了个自诩清澈又真诚的眼神给了面前带着平光眼镜的男人。



林老师曲着食指敲了敲办公桌的桌面,依旧好脾气地笑着。
“我说的是糖醋小排。”



方锐的内心天人交战,那可是糖醋排骨啊!为了排骨把这半本教辅补完到底值不值!
灵活的眼珠转悠了一圈,又咂巴了两下嘴里的糖。
这些生动的小动作都被林敬言看在眼里。



从第一次认识这个学生的时候,他便觉得这个小伙子机灵难缠,偏偏自己就鬼使神差地把人带回家一对一辅导作业了。
后来他也知道这小孩儿赖在自己的沙发上腿跷上茶几时,露出的一眼就能望尽的大腿根部,和喝酸奶总会沾到嘴角,等自己望过去的时候再伸出舌尖轻轻一勾舔进嘴里,以及偶尔留宿在他家躺在他床上打游戏一晃一晃的小腿和故意只穿着内裤跑来看他批改试卷等等这些顽皮的行径都是什么意思,但林老师也只是笑笑,负责用每日更换的菜品喂饱他,执着地守着他一点点地写那本好像永远都补不完的练习册。
他觉得方锐和其他学生相同又不同。
少年的一张小短脸让他看起来比真实年纪好像还要小个一两岁。



方锐就这么在林敬言的照顾下无法无天着。



“那行吧……糖醋的。”
别看这小孩儿一脸不情愿地眨了眨眼,心里其实已经乐开花了。你看看那雀跃的眼神和走出办公室的轻快步伐。
后面跟着一只手替他拎着包,另一只手掏钥匙锁办公室门的林老师。



“对了老林!”少年走到学校门口停下,回头呼叫林老师。
林敬言迈开腿三两步追上来,低声提醒着。
“方锐,在学校里要叫林老师啊。”



及他肩高的少年侧头看他歪着嘴角笑。
“老林,那个卖排骨的姐姐一定喜欢你,你上次跟她买排骨的时候她脸红了。”
“是吗?”老林伸手揉了揉这一脸不怀好意的小孩儿的头发,“那可以让她卖便宜一点。”






“不不不老林,她要是再对你笑得那么甜,我怕我会当众亲你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