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林方】夜店

•方少爷夜场常客,那流光溢彩得,夜店小王子。

•我流林方,欧欧西肾来。

•结局当然是老流氓泡到了方公子。

















方锐从围着的一圈儿莺莺燕燕里走出来,披挂着一身的暧昧眼神儿和斑斓光线,他走向林敬言的那短短几步里,林敬言脑海里滚过拜伦的一行诗:

“她走来,风姿绰约。”







方锐走近了大大方方冲着林敬言一笑,“哥们儿也是来玩儿的吧?”



“头回来,不太懂规矩。”



“好说啊,”方锐给他整乐了,又觉得有点儿意思,“我听您口音不是北京本地的吧?”



“老家南京的,北漂儿来的。”



“哦北漂儿啊!”方锐一伸手,揽在林敬言肩上,手指轻轻捻着人家西装外套的领子,“北漂儿的可穿不起这。”



林敬言笑了笑没答,只是眼睛专注有神地看着他,一脸虚心求教劳烦您了的温和。



“这么着,”

夜店里说话本身就凑得近,林敬言觉得靠过来的方锐一口白牙璀璨得让人眼晕。



“我叫方锐,那边都是我从小瓷儿到大的,哥们儿过去一块玩儿?”



“林敬言。”耳朵边上清清楚楚听见方锐一声轻笑。



“文化人啊,走,那边儿几个妹子看你好几眼了。”说完就先迈开长腿走进了那一群吃喝调笑的里头。林敬言赶忙跟过去,穿过一群露着一截儿软腰的美女,左右欣赏两眼的功夫间方锐就坐回了包厢正中,左右的纨绔们纷纷眼神询问,他左手端起一杯浮着冰的,右手冲着林敬言挥。



“诶老林!过来这儿!”林敬言快步穿过那一条条交叠在一边的腿坐到了方锐身边沙发上。



“这林敬言,刚认识的哥们儿,文化人儿,”儿化音在他嘴里弯得意味不明,眼神闪烁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诶!慧子你昨儿说要找个斯文的,这你的菜啊抓住机会!”



名叫慧子的腿长胸大,花臂大波浪,怡怡然从一群妹子里迈出来,打量了林敬言两眼就坐了过来,点了根烟,撩头发的动作全是风情。



“林先生一看就是文化人。”边说着一侧身越过林敬言伸手搭了下方锐的胳膊,“那多谢锐哥了。”妩媚一笑,塌下来的后腰清清楚楚两个腰窝,方锐回手轻轻捏了一把慧子的面皮儿不着四六起来。



“你别见着文化人就发骚啊,一会儿把人吓跑了你今儿晚上就跟我将就了。”



“哪儿能啊您。”妹子大大方方接招,毫不犹豫扭捏,从外围玩儿到包厢里,轻车熟路。“锐哥你别跟我抢的话,我看我和林先生有戏。”



林敬言抿了口随手端起的一杯,轩尼诗。



听这话的意思,感情这位方小少爷还通吃。心里有了底,林敬言放松下来,调整坐姿间有意无意地擦过方锐大腿,低声笑了笑,附在妹子耳边用方锐能听见的音量说:



“放心,他抢不过你。”











•下回分解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