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林方】嘘

•我又滚回来了
•三个月前的意识流片段我已经忘了当时的想法了
•嘘。别出声。
•高亮注意!⚠️林敬言黑化有,人物扭曲有,但我发誓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人为扭曲了。
•抱歉。
































林敬言挺直了腰背直立着上身,俯视着趴在自己身下的方锐。


那样子像个古时的封侯站在城头俯瞰自己的封地,不过再怎么俯瞰,这块地还是天子的地,自己不过是个代理管辖,在那一二刻,林敬言深深地明白了诸侯为什么要通过造反来不断扩大自己的土地。


他的胯并不急着耸动,目光赤(裸)裸地细细看着,从两人相连的那一处到柔韧地塌下去的腰,从耸起的肩胛骨到勉励支撑的手肘,方锐侧脸埋在枕头里,此时能窥见眼角泛红嘴唇微张。床头灯暖黄的光大片地洒在身下的这张脊背上。
然后下身就被方锐拧着腰一缩绞紧了。



林敬言顿了顿,突然掐着方锐的腰)臀用力冲(撞起来。
“卧槽...老林...你...轻点儿!...”
方锐要他轻点儿,平时的林敬言就得照做。



他维持着节奏,每一下的力道都在加重,毫无技巧地往方锐身体里撞。
一下下地。
去他妈的克制去他妈的温吞。


他眼瞧着身下的人声音转调,喉头间发出悲鸣,不断地喊他的名字,让他慢一点再慢一点,引着上身回望着他,伸手想要推开他的腰胯,但使不上劲只有软绵绵地垂下。


眼前的一切都那么清晰,好像除下了平光镜,视线失去遮挡,所有的景象都自己向他的脑海扑来。


他把方锐脸上痛苦的表情看得真切,下巴上挂着的泪看得真切,想要自己温暖的怀抱的肢体语言也看得真切。


他也想附身去抱抱他,把他圈在怀里哄着亲着。



身下这个耀武扬威的小天才折磨了自己的前半生,身为一个普通人,林敬言从一开始就清楚地知道自己与天才的区别,自己奋力跳起还是追赶不上的东西,这个小天才嘻嘻哈哈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拿到了。

最后当他手上套着璀璨冠军戒指,挤在他身边搂着他的队友也不是自己。



方锐方锐方锐...方锐,我今天要这么干死你,你知道吗?


方锐!


脑海里的一根线崩断了一样,他发了疯一样的动作戛然而至,静静地跪立着,额发都被汗水浸湿成了一缕缕,从自己鼻尖滑落的一滴液体看看砸在身下人不明显的腰窝里。


不...这是...方锐!方锐!!!



林敬言仿佛猛地想起了自己身在何地,而身下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又是何人。他颤抖着双手托着方锐的腰把人翻了个面,正面朝着自己,胸口肋侧全是蹭出的红痕,他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搂住那人时觉察到了自己身体的颤栗。


他的鼻息埋在人的颈间,然后自己就被环抱了,环在自己背上的手好像使不上力,但右手却从背上一路往上攀,钻入自己湿漉漉的发里,轻轻摸着自己的后脑,一下一下,安慰似的。


“老林...”方锐只能发出气声了,刚刚那一场强(暴一样的情)爱剥夺了他所有的力气,林敬言的眼泪都捂在他脖子边上了,“老林......别哭嘛...”



听到了吗,他的锐锐还安慰他别哭。






“老林...刚刚...好痛啊......”
















•End(结局当然是林敬言这个混蛋又是赔罪又是做好吃的糖醋排骨把小孩儿捂手心里啦!
•写这种东西我感觉会掉粉(x


•所以再次跟大家道歉。


•顺说七十粉了,开放点文吧,我去开一条点文的lo


•晚安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