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韩张】我们的猫跑掉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
•对不起,久等了,所有点文的大家都抱歉。
•这个题目来自我计划中的老夫老妻三十题(题源weibo
•是@十步一潭。的点文
•第一次韩张,前文后文隔了半年,草草收尾。
•对不住对不住。
















猫跑了的那天也是个阴天,春寒料峭的,下午四点半天就沉沉地往下压。


退役了半年,二人在一处湖边置了房产,对得起老韩联盟第一高薪的房产,他俩在这桩二层独栋别墅里有各自的书房,张新杰的书房已经成为了他soho的办公室,足不出户地做一些经济相关的分析预测,书桌上两台显示屏挨在一起看大盘涨落,分析那几根红绿线条抖动的走势,其余时间接收霸图技术部的消息,为之后的比赛拟划战术,三不五时回霸图商讨大计。

老韩啊,韩队长变成了韩指导,拿着十几年攒下来的老婆本,买了霸图三分之一的股份,韩指导朝九晚五到霸图坐镇。



猫呢?
猫就叫作猫,没有别的名字,但简单直接的喊“猫”其实怪有用的,喊它就知道。

猫挺爱老韩,可能是因为老韩捡的它,每天下午听着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就知道是韩文清回来了,窜到门口的时候正好门儿开,韩文清弯腰,什么话不说,伸手把猫从头到尾撸上一把再换鞋进屋。

猫也爱张新杰,因为隔三差五就被张新杰洗了澡,所有的猫都拒绝水,但是张新杰用职业选手的修长手指不容拒绝地给猫轻轻按摩全身的时候,猫大概能感觉到大小恢复术的圣光笼罩着它,被洗澡也是很惬意的样子。所以当张新杰回家的时候,猫的表现是往刚进家门的张新杰脚边一躺,露出肚子。张新杰会抱着公文包蹲下来毫不敷衍地给猫挠挠肚子。
差别待遇。




遗憾的是在那个昏暗的早晨,张新杰噔噔噔地跑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找到猫的时候,他的心很明显地沉了一下。

跑进客厅的时候老韩正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看报,彼时老韩抬头看见大清早的张新杰柔软的头发竟然乱出了清爽的帅气。
然后就听他四平八稳的牧师大人说。
“队长,我们的猫跑丢了。”


“哦...”埋头看报,“跑了好啊,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当时韩文清是这么回复他的。
一同被张新杰看进眼里的还有韩队抿紧了的嘴角和悄悄使力捏紧的报纸。


那天的报纸确实没看进几个字,NBA昨天的赛事打了几比几也没看清楚。
韩文清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想了想猫。



十四赛季,霸图打总决赛最后一场之前老韩跟猫说,我跟着他们去把冠军赢回来,猫特开心的样子,喵呜了一声在张新杰怀里送老韩走。
最后霸图还是惜败了微草,彼时的高英杰势不可挡地好像要刷新魔道学者的历史神话,以问鼎王杰希的架势绕着整个联盟飞了一圈。

韩文清深夜的飞机回了青岛,把小宋他们一群小伙子送回队舍,每个人都被他拍拍肩,赠与了表扬的话和继续努力的四字方针,让小伙子们早点休息。
回家的路上他都在思考第二天要去跟经理商量的他对即将到来的夏休期间的训练和放假安排。

到家的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天色要转亮,猫还在等他。
大眼睛看着他耳朵动了动。
他们一人一猫坐在黑暗里好一会儿。
老韩说,今年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明年会更好的,我相信他们。
又转头问猫,你相信霸图吗?
猫嫌他话多跳到他腿上前爪搭在他脸上一通踩,然后喵一声跳下,走进了黑暗里。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猫轻轻悄悄地走上楼梯。
黑暗里,木质台阶上坐着穿着睡衣的张新杰,也不知道坐在那里看了他多久,张新杰伸手抱过猫站起来,一步一步向着韩文清走来。
面前的人端正地戴着眼镜,从韩文清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骨骼精致却也棱角分明的下巴,张新杰低下头来看着阴影里的韩文清,
“我相信霸图,而且一如既往。”



伸手把这个等同于自己半条命的人和猫一起抱住。
韩文清一点儿不沮丧啊,他其实特别开心,霸图现役的队员都充满朝气,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在赛场上一样配合无间,而张新杰在自己身边,严丝合缝地抱着。





家里的猫玩具有一阵子没动,张新杰一件件收进一个纸箱放在储藏室里。
收拾完了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端正但放松地,翻看着手机相册。


他想起了猫是怎么和老韩一起回家的。


那天天色将晚暴雨倾盆,韩文清拿钥匙开门回家的时候,张新杰看到湿透了的韩文清从胸口鼓起来一小块儿的外套里拎出一位湿漉漉的小客人。
他捡了一只小奶猫。
不带回来的话必死无疑的小奶猫。
就在小区的花坛里发现的,趴在灌木里喵喵,雨越下越大,拳皇和它在花坛边对峙了一刻钟,咬咬牙还是揣进了外套。


此时接过张新杰递来的软毛巾,他用毛巾把小生命裹起来轻轻揉,看看还活着,才舒了口气。
张新杰下意识推推眼镜看了这人高马大的老韩和猫反差萌一小会儿就接过那小团示意韩文清去洗个热水澡,而自己来打理猫。
张新杰做事一向让人放心,脱了上身湿透了的外套和体恤,光裸着上身走进浴室之前,韩文清还伸出手指点了两下小猫的鼻子。
“快去洗吧。”



后来猫就是这么任性地喜欢洗澡了。
张新杰的洗猫手法也是越来越地道。
已经成年后的猫皮毛顺滑,张佳乐在朋友圈里点评照片说表情像老韩。

“咱们威风着呢,是吧。”张新杰坐在猫浴盆边一小马扎上小声说,满手泡泡地揉着猫的后颈,猫一声不吭地乖乖任洗,大眼睛还一闭一闭地,一脸韩文清式的严肃。



照片翻着翻着就翻到了最喜欢的一张。



照片上的韩文清坐在书房的地上,怀里搂着猫,和猫脸挨着脸,只不过中年男子一脸的放松和愉悦,猫却一脸嫌弃和伐开心。
书房的窗户大而明亮,下午三点的阳光毫不吝啬地让这个男人的眉眼气质都软化得温暖柔和起来。

张新杰想起了那天是个周六,两人在家吃完午餐张新杰嘱咐韩文清把碗洗了,自己需要出门一趟,有个分析师想和他聊聊。就约了下午一点半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见面。
等他和人交流完回来,打开家门客厅里竟然安安静静,放轻手脚换了鞋,一路走着位上楼去韩文清书房逮人,悄无声息地推开书房门,就看见老韩赤着脚坐在地板上,面前是猫正在一爪摁着前些日子买来逗趣儿的球。

买来的时候他老人家嗅了嗅就走开了,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现在看来,好像是不想让老韩拿走一样,喉咙里还发出低低的警告声。
老韩也不说话,但张新杰就是看得出他心情好,好像一只大老虎在和小老虎对峙一样。

一人一猫这么僵持着怪萌得。

突然,猫爪使劲儿好像要跳起来吓唬老韩了,但是就听——
pia叽!一声。
球委委屈屈滚到一边,猫四脚张开趴地上了。
竟然就这么滑了一跤啊,张新杰眼瞧着这一幕心情好地扬起了嘴角。

老韩愣了一下爽朗地笑出声,一手拦腰把猫捞到怀里摸摸安慰着,一边忍不住地笑,抬眼就看到张新杰倚在门框上,举着手机按下快门,嘴角有毫不掩饰的轻松愉快。



看着照片好像猫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为了找它在这一整片街区发的广告却渐渐淡出了居民们的视线,三个多月,老韩再也不用半夜被猫在卧室门外挠门的声音吵醒光着脚去给猫开门放它进来在床角睡,大清早再趁着张新杰没醒把床角的猫抱回猫窝里。




韩文清还是会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难过,走在院子里听到野猫叫会四下张望,不是,不是我们的猫。


冬天光脚踩在沙发前面的绒地毯上也没有小东西蹭过来要小鱼干了。它要老韩就一口一口地喂,和规范喂食时间的张新杰打游击战,张新杰抱着笔记本坐在客厅里的大桌上看红线绿线的时候,喂一口,张新杰起身去厨房热牛奶了!喂一口!张新杰的手机响了他要接电话了!喂一口!十点了牧师大人要睡觉了!再来喂一口!


张新杰也苦恼,为什么严格规范了对猫粮牛奶小鱼干的喂食,猫还是日益长胖,长成一大只猫。
而老韩则会装作翻看文件,偷偷瞟着牧师大人的表情,一脸严肃地开心。
游击战术打败了心脏❤️


想着想着,老韩意识到自己出神了,抬腕看表,收拾收拾办公桌,回家。




不过这天,他走到家门口,就觉得不寻常,打开门

张新杰正在给一只巴掌大小的奶猫吹干耳朵。回头看见他到家,温温和和朝他笑,抱起小猫走过来,

“队长,再来一起把它喂肥吧。”



•the End

评论(21)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