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虾饺

冬去春来
喝不完山城的酒
牵我的是你的手

【林方】战俘

•短
•架空,大概是对头,对立阵营吧
•欧欧西
•半年前记的段子















他坐在那里,头低垂着,原本打理得很让人赏心悦目的半长头发都被汗水和血液浸湿板结。金丝边眼镜只剩一边儿的镜片也已经破碎不完整,可笑地挂在他脸上。额角的伤口已经结痂,黑红的颜色衬着他蜡黄的脸。



“风度不减呀老林大大。”来人一身笔挺贴身的深色军服,高腰皮带军靴锃亮,一头清爽的短发,额头光洁饱满笑容真诚无害,他挥挥手示意身后几名守卫离开这间屋子不要来打扰。

军靴扣地的声音清脆地敲在林敬言的太阳穴上。

直到这个身影走到他身前,头发被紧紧拽住,拉起,强制抬头。
他露出一个招牌一样的林氏微笑。

“第一流氓?唐三打?还是叫你林敬言比较好?”这个声音曾在他的胸口、枕边,耳畔盘旋过。

“方锐,你可以叫我林老师。”他的右眼上有伤,几天前血液流进眼睛里刺得他睁不开眼,血红的景象,不符合他一贯对这个世界保存的美好印象。勉强能用左眼直视这个面容显得比真实年龄还要小两岁的年轻军官。

“林老师,想好了吗?向我透露点儿,你的小伙伴们最近的任务信息?”完全不嫌弃林敬言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一身的油污血迹和汗渍,方锐曲腿跪在林敬言大腿两侧坐在他身上。

“原谅我现在没法抱你,”林敬言展颜一笑,仰着脸凑在方锐胸口那儿粗糙的昵衣料上,那里的气息很熟,少年的薄荷和年轻的烟草,混合着军服的硝烟仓库的味儿。




•:D

评论(5)

热度(16)